利来最给利的老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3856234120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 > 有态度的娱乐门户 >

“视线期:对话陈坤

“视线期:对话陈坤
  • 产品名称:“视线期:对话陈坤
  • 产品简介:我不是Leader,我是同行者。陈坤自信的说。作为一个受大众欢迎的演员,陈坤并不满足于只是演员,他希望突破自己的娱乐价值,参与到中国的大环境中,探讨生命的意义与心灵的成长。所以在获得时尚先生时,陈坤没有发表获奖感言,反而希望下一次拿社会言论身份

产品介绍:

  “我不是Leader,我是同行者。”陈坤自信的说。作为一个受大众欢迎的演员,陈坤并不满足于只是演员,他希望突破自己的娱乐价值,参与到中国的大环境中,探讨生命的意义与心灵的成长。所以在获得“时尚先生”时,陈坤没有发表获奖感言,反而希望下一次拿社会言论身份的奖。陈坤想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何为尊严、何为公益、何为名利。

  我突然也觉得赚了多么多还是落在一个演员的后缀之后有什么意义呢?那我还是在自我享受,我不需要做的事情你给我更多钱我就要去消耗吗?不需要嘛,那我也不愿意享受一个只是在娱乐的一个圈里面,被人谈论的一个娱乐价值。[详细]

  “我是一个摆件,但是这个摆件放在前面呢,也许有些喜欢我的朋友,就因为我这个摆件注意到我做的事情的,有一些小小的帮忙和关注”[详细]

  当然我希望我儿子成人的时候,我一定不要给予他太多的其他的表达,我不应该给他更多的其他的表达,我就告诉他你要坚强你的内心。[详细]

  凤凰网文化:对。你现在觉得你现在已经又过了四年了,你现在的状态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陈坤:我很少去想这个事情,因为很多的事情要去做,以前呢除了演员的角色之外,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在家待着嘛,你有大把的时间去想你的状态怎么样,现在你的生活被很多事情所填满,毕竟有很多让你开心要做的事情,也有好奇心想做的事情那时候,我就没有那么大的空间去审视,我一直保持着比较兴奋的状态,比较兴奋的状态。

  凤凰网文化:你现在最好奇的是什么呢,你刚才说你有很多好奇的事情去做,你现在觉得你最好奇的是什么?

  陈坤:最好奇的,比如说应该怎么说呢,我跟少红的合作有十年,(合作)完了在去年我自己做了自己一个小的团队,一个工作室形式的公司,那你突然会觉得那有两方面,一方面的话你要面对自己的选择,最后要做一个承担这个结果的一个心理准备,但是另外一方面你就开始觉得,好像你可以去尝试很多东西。那好奇心突然就会在你心里,好像很多年没去问它了,它突然出来跟你做朋友了,你有可以跟你好奇心一直往前去找寻任何你想好奇,或者以前没有做的事情,那当然演员的角色我还是在很认真很专注的在做,但是在不拍戏的空隙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像以前那样的片面。比如说会纠结在演员角色的状态好否或者这个戏的成功与否这个上面,你会有一个开放性的视角会去看到你身边很多没有触及的一些层面,所以好你又去。

  凤凰网文化:可能是之前你并不知道你自己有这么大发挥的空间,但是你尝试要做领导者这样一个角色之后,你的发挥空间大了,你要考虑事情更充满更饱和。但是你这一年来工作是你一开始第一个计划“行走的力量”你会觉得公益这件事情,比你职业发展的本身的重要性更大吗?

  陈坤:它不需要比较。首先,一个餐桌上的菜很多,你可以选择吃鸡肉,也可以选择吃素菜,他们两个互相可以配合得非常好,因为当然我现在36岁来说人生稍微显得浅了一点,但是又不得不谈到人生的巧合,人生有太多的巧合。所以我觉得就像我做团队一样,做演员也好都是巧合凝聚了这一刻。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所有你认为刚好要发生的那一瞬间的事情,其实在很早之前它就已经有一些小小的因缘跟你有关系了,那比如说以前我在荣信达的时候,少红导演也好,婉姐也好她们自己是很善良的人,尽量鼓励我们去帮助别人。小时候我母亲也算是一个比较良善的人,她一再鼓励我们能够,尽量能够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时候我们会很快乐。

  这样的教育和推动,让我在做我的团队第一天时,我就觉得我很可能作为一个演员的工作是不应该个附着在别的艺人做团队应有的那些模式上面,我觉得我应该是可以做一套属于我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索幸是我找的这帮团队的孩子们年轻有热血,他们跟我一样也较为梦想化,不能说我们不现实,我们也有现实的层面,比如说我们要想把公司做好,我们想把团队做好,同样呢我们想实现一个大家不要太多计较利益的项目:心灵项目。我一再强调“行走的力量”是一个关于心灵推动的项目,是所有的参与者为了自己去做的项目。我们只是在寻找哪些人愿意跟我们同行,或者是说我们想要找到那些愿意在人生当中去跟自己的心灵行走的人做朋友,我相信这些人出现的时候这个社会有些小小的改变,他的生活也会有一些改变,所以我很兴奋。我的团队他们都非常无私,支持我,所以我骄傲。

  陈坤:没有挑战,就好像每个人跟我在讲你要找最好的经纪人,你要找最好的项目策划,你要找什么什么最好的,我就问了他一句,我说全世界六十亿人,中国有十几亿人我一个一个跟他们见面吗?因为我相信突然发生的事件,有它的某些因缘存在,有一些缘分存在,我没办法在某一个行业里面都去找到第一名,但是我可以相信的一点是我相信我碰到的人刚好是我合适的,只要他的品行是我尊重的,能力的东西是可以在后期加上来的,只要品行好的人能力这方面增强就行了。但是我很讨厌遇见的那些是能力非常好,品行糟糕的人,这种人做不了合作者,也做不了我的团队。那我很高兴的是,我遇见的这帮人刚好就是我想要的,我们在共同成长。

  首先强调一点我不是Leader,我是同行者,我只不过是刚好在做这个公司的时候,花了点钱装修了这个公司一下,项目是我们大家的,就好象做“行走的力量”很多人说陈坤做发起人就错了,是我们整个团队在做发起人,陈坤是被我们聘来做宣传者的一个,只不过是没有钱给陈坤而已,陈坤就做了,做了一个行走力量的代言人就行了,简单、舒服、比较没有压力。所以我在强调我不是Leader的缘故在于,我没有想做过Leader并且我相信每个朋友他们在自己的行业里面他能够闪光是因为他充分的自由和被信任,被信任是一个很大的自信心的建立。

  凤凰网文化:比如说我前几天也碰到王克勤,碰到了孙老爷子,他们对你非常的称赞。其实你这几次的活动都身体力行,不像简单的很多公益行为比如说捐个款、拍一个卖,我就可以把这样一个公益的行为用这种方式传达出去,身体力行其实是有点笨的办法不是吗?

  陈坤:其实我没有想过什么是聪明的办法和笨的办法。第一点,因为我觉得我看到,首先我很感谢微博这个平台,我不是在为他们做宣传,我很高兴它打开了我的视野,让我在行走、让我因为一个电脑,可以了解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在这个海量的讯息里面呢,有很多糟粕,我们也经常会受骗,或者我们也会被调戏。

  陈坤:对,被调戏,被开玩笑,但同样在海量的讯息里面,它隐藏着很多让人关注的一些观点。我很高兴的是我在里面找到了可以信任的团队,我经常会看到一些微博发的图片会感动,会流眼泪,这是我心里柔软的那一面,我相信是所有人柔软的那一面,有些时候我就会问我自己,我现在赚钱了并且赚到超过我以前所想象的钱的时候,我应该做一点什么。在以前物质基础还没有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自顾不暇,我对我自己以前的行为有点小小的谴责,我觉得是满足了自我之后才想要去帮别人。

  但现在有一点很好的是,我一再开玩笑老天赏饭吃,确实是。我并没有演得最好,我形象也不是最好,为什么就轮到我现在比较顺利,你可以说努力我认真,比我努力的人大有人在。所以我相信幸运落在我身上,我赚到了更多的钱和名利,但这个东西也许就不是我想要的,我突然也觉得赚了多么多还是落在一个演员的后缀之后有什么意义呢?那我还是在自我享受,我不需要做的事情你给我更多钱我就要去消耗吗?不需要嘛,那我也不愿意享受一个只是在娱乐圈里面,被人谈论的娱乐价值。所以我感激老天赏了我一碗饭吃,我赚到更多的钱,我希望把这个钱很正常的去过渡到去帮助到一些该帮助的人,同样我也享受到了一个结果:我从娱乐圈的明星的价值转换成了社会的价值,这个过程让我很愉快。

  所以当我遇见王克勤老师也好,包括遇见我哥哥孙冕也好,他们都是经过了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他们看到很多事情,他们在做媒体的过程里面有自己独特的分辨能力,他们做的事情我觉得值得承认。首先一再强调陈坤的东申童话下面这个项目组“行走的力量”是一个不捐钱,不接受任何款项的平台。只是说陈坤想捐钱,通过我自己“行走的力量”捐到一个指定的帐目里,去推动老兵,推动尘肺病人,这是一个方式。陈坤你参与这个事情你只捐了钱还不够,我应该做点什么呢?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摆件,但是这个摆件放在前面呢,也许有些喜欢我的朋友,就因为我这个摆件注意到我做的事情,有一些小小的帮忙和关注,就比我只捐钱更好。很多人解释这个叫作秀,我觉得作秀挺好的,为什么不好,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事情的本质,你经过过滤,陈坤的团队经过过滤,你作作秀又怎么样呢?你陈坤又不会丢什么脸,你在帮忙嘛。

  第二个呢在强调我当然是在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我满足了物质的基本累积了,但是我只是很希望在每一位现在还在成长,在社会上寻找存在价值的年轻朋友,在现在应该就要累积这样的一个观念,能够去帮助别人,或者是能够伸出一点援手,不一定是钱,就是一个关注、一个支持、一个转发我认为都是一个很好的对于内在自我的进步。

  我一直在开自己玩笑,我说陈坤你别牛,你别装逼。你突然没有钱没有名利的时候你能做什么?

  凤凰网文化:特别是我读完你写的这个大概几万,差不多快到十万那个样子的文字的时候,特别是你行的一段这种文字这种坦白,包括你那段时间因为名利所带来的突然间的这种膨胀的这种心理而产生的焦虑、恐慌、迷失,这种写法应该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你现在还年轻。你可能作为一个明星来说,他都希望自己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陈坤:主要是这样的,每个人都会把某一件事情当成一个里程碑存在,对于我来说我特别想拿影帝奖,我觉得很好,这是个认可,我想写一本书被人夸奖,我出张唱片也拿到很好的销量,我一直在开自己玩笑,我说陈坤你别牛,你别装逼。有一天我就想同时你承受一下,你突然没有钱没有名利的时候你能做什么,你明白吗?

  陈坤:我当然想过,我在开我自己的玩笑,我在期待。所以回到刚才那个话题来讲,我不把每一个事情当成一个里程碑,对于陈坤没有,因为我从出生到死亡的这几十年的时间段里面,我在成长,在从出生在死亡这个道路上我一直在行走,我在这场命理上的行走。所以你前几年看到我的柔软或者不自信,到今天的自信是必然的一个过程,也有可能是我以前不自信到现在还是依然不自信。但是我一再强调的是只要对自己有所期许的年轻人,你的改变随处可见,连陈坤都能做得到,以前最忧郁的那个形象的人,你今天看到我自信,我相信我是自信的,因为我相信有很多的事情在我的人生里会发现和发生,我也会记录下或者别人会帮我记录下一些东西的时候,我无须每时每刻完美的存在,完美的存在在这个现实里面不存在。第二个不存在,既然不存在完美的,不完美就是一个非常好真实的呈现,那我就做这个事情。陈坤的态度永远在于,我尽量把最真实的一个东西,属于我的人生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分享不是在于我把我的丑陋给你看,是我告诉你,我其实跟你们是一样的,你们也有可能跟我一样,所以我有可能你们也一样,你们不要自怜自恋。我们都是普通的人,我们在同一个平台上面往前走,这本书只承载一个态度是,我把我这个阶段比较柔软的写出来,我的原版写得更锋利,我写我自己是更丑陋的,曾经想过一个名字叫《丑陋的陈坤》是做我的书名的,因为大家都一再美化陈坤,很多喜欢陈坤的朋友就美化陈坤,陈坤做一个很一般的人很好,稍微好一点的说哎呦特别完美,就不断地把我美化,但是其实陈坤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我只是想针对于大家把我美化之后我拉下来说,我其实挺丑陋的,我就这样,我只是希望大家看到,我虽然是个演员但是我是个真实的人就这么简单。

  凤凰网文化:你在文字里面写到有一句话,把我稍微楞了一下,你说真实的丑陋比虚假的繁荣美。

  陈坤:在事件上的真实这个是很难挖掘的,但是在做本真的自己这个方面其实也是更难挖掘的一个层面。我觉得只要大家先把心静下来,因为我觉得所有的事情是这样的,核心是来自于一个本真的内在的自己,之后,在外面社会影响力成为了一个自己。之后你慢慢在外面再穿一件衣服,就会变成了大家希望你成为的自己,你也想给大家扮演了自己,慢慢慢慢不断地扩大,完了之后你们在追逐的都是这个盔甲之外的社会,在里面会发现一个事件的真相,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个人的真相,但是核心的是什么呢?是你核心的那个最真实的自己在哪里。怎么找到呢?请你把心安静下来,安静下来跟自己对话,你先把自己找到。

  因为很多人都是去找这个事情的真实,你是用批判的眼光去找真实呢,还是用想去窥探的眼光看真实呢,还是你先把你自己找到真实了,你看到所有事情很容易就看到真实。真实跟真实是一个平台上的交流。但关键是很多记者朋友,当然这一是我是乱扯的话题,你要找到一个事件的真实来自于你心里真不真实,当你开始真实的时候,所有的虚假繁荣在你面前一看就看出来了。但是你要返过头来看自己,你在干嘛。

  陈坤:我有很多担心的事情,我担心是比如说我做“行走的力量”,我想做的就是想跟大家分享行走这个技能天性,有可能带给我们是一种方法,让我们安静,我们要用行走。我其实最想推广的就是行走本身,但是因为第一年非常成功,我马上就面临一个新的考验:是我做第二年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愿意来帮助了,很多你想参与,我担心我自己,因为太浮华。这个事情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有很多人的鼓励,变成一个很浮华的事情的话,我陈坤是怎么面对它?我担心的是我心里的面对这个事情的态度,所以经过讨论我跟我的团队讲一定要做得单纯、简单、不能大,实实在在帮助那些想帮助的人就行了,我们也在受益,因为我们每年都在走,我们每年都在进步,整个团队的热情因为去年的“行走的力量”做完之后非常有凝聚力。

  凤凰网文化:那些比如说我自己想的,“行走的力量”得到这么多人关注,它也经历了大量的这样一个曝光,可能更多的人他也会觉得说我到了这样一个这么曝光性的活动来说,他也会变得成为了一个大家认为的一种宣传的一个渠道,你会担心这样的吗?

  陈坤:宣传应该,首先慈善和公益这两个词就应该多多宣传,第二个层面参与的人应该多多宣传,第三个随行的和同行的人要多多宣传。对于我来说我很希望八十来岁的老太太,他们在生活里面听说走一走挺好的。在上班族的白领在办公室待久了,心里很多憋屈的事,解决不了了,到公司下面一走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呼吸一下空气,安静一下她的内心,回来的时候有可能很多情绪都跑走了。我很希望那些失恋的男女要打要杀的时候,突然说哎我们拉着手先走一圈吧,走一圈我们慢慢谈这个事情,也许走着走着很多事情就情绪平复下来了,我希望行走变成我们生活中实实在在能够让心平静下来的一种方法,这样的方法是正面的,有什么值得不去推荐的?我希望所有的人都是推荐的人,包括我自己,包括参与者,行走本身没有错,只要是没有错的事情,那么我们就去做,对。

  陈坤:嗯,看出来了,我也看出来了,也非常的骄傲,我能够在行走的途中面见两位真正的行者,并且他们给我的冲击和感动是我用了大篇章的文字来写,我对他们的尊重跟年龄无关,跟财富无关,跟他们的精神无关。我每次读到我写的那一段我都会很感动,感动来自于这两个小朋友是朴实无华的人,并且我相信他们不管在事业上的成败也好,他们内心一定是让人最尊重的那个人。

  凤凰网文化:你刚才说你特别想做一个明星到社会人的这样一个转变,你觉得什么是社会人?

  陈坤:这个定义非常的广泛。首先我们每个人生活在社会当中就是社会人,但是我很希望大家在同一个层面上,大家都是摆脱职业的束缚,摆脱高低教育的问题,只回到道德的层面,道德的层面就是每个人有可能你没有太多文化,但是父母教会你什么东西该吃,什么东西不该吃吧,什么东西该拿,什么东西不该拿吧。我们只能从这个层面来交流,有些是硕士,有些是博士,有些是乞丐,但是在谈尊严这个态度上面,在同一个层面上是吧,我们只谈这个最基本的,我们都是社会人就是这样。

  凤凰网文化:你当时一上台一想到这样一句话我想拿的是他们拿的那些奖,因为你之前获奖的几个人都是拿的公益奖然后拿了一些一些社会身份的奖项,所以当你颁奖的时候我看你站上去毫不犹豫的说我希望我下次拿的是那个奖。

  陈坤:是,我觉得奖项就是一个娱乐,奖项是一个鼓励的外向的体现,比如大家对你的鼓励都是外向体现,关注你的外向体现,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乐在其中的,拿一些鼓励和奖项就很高兴。但是我还是依然在说回到职业身份的时候我是个演员,职业身份,我希望我很努力的去演戏争取好的角色,让每个角色演好,去争取大家的首肯和承认,去拿影帝奖去拿更多的表演奖这是职业方面。但是回归到我生活中的层面,我更珍惜的是,不仅仅我拿专业的奖项,因为参与了一些事情,因为我是演员,多一个明星的身份,大家也关注到公益上面,关注慈善上面,大家因为喜欢我,也关注到这个事情上面的话,我是一个很好的媒介和桥梁,这样的话我应该去拿一些公益的奖,我推动了这方面的关注嘛,做一些我觉得有趣的事情。特别是有些时候我看见孙冕或者是王克勤老师,或者是那些看那些老兵的志愿者时,我觉得有点惭愧,我觉得我已经到了要寻找真实。我真的是,住的好的房子,用的好的车,享受着很多别人享受不到的东西,但是我还在那儿故作我要去帮助别人,我觉得我还不够彻底,他们更棒。那些志愿者他们自己也没有太多的财富,他们真的就是陪那个老兵聊天,就送东西,我们是什么?我们捐出去的钱有可能对于我们来说,虽然不能说是九牛一毛,也真的是小部分,而他们呢?花了自己真正的时间,真正的心血去做。所以每次当我去到现场的时候,我也很惭愧,所以明年多做一点有可能会更好。

  陈坤:因为这是一个相互的作用,如果有些时候我没有,演员大多的时间在拍戏,生活上的时间比较少,生活当中累积的东西和营养就比较少,途径少了嘛,时间少了。所以有时候会活在一个很虚幻的世界里面,角色的世界里面,但是有时候要演一些好的角色需要深刻的时候,你没有人生的累积呢你会显得很苍白。我很庆幸是我在做演员的同时,也在做“行走的力量”这个项目,能够接触到实实在在的人,我也很庆幸能够碰到一些让我很尊重的人,我可以在他们身上可以汲取营养。

  但是同样的,这也是我职业方面的一个期望,会变得更实在和真实。其实最主要的是有可能我做完更有名,我做完更好,我可以传播更多我学习到的,在那些优秀的人身上学习到的一些品德,和他们做的一些事情,我们可以推动一下,我们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去穿漂亮衣服。我不用太多时间去做一个开店,剪彩,也许我可以把赚到的钱多做一些这个事情,这是一个很好的能量,会变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陈坤:不会的。我出书的时候你们觉得不会了,以前小时候就是你一个月能赚到一两千块钱,当时就特别高兴因为父母真的养活了,弟弟也能养活了,赚给你十万二十万你就傻了,这个钱怎么用你都不知道方法了,就只能乱花是吧,也觉得有了横财是不是要出什么事,因为我相信因果嘛。现在有一个很好的出处是,我把这些钱用在该用的地方,比如说我们做一些项目,我们做一些捐赠,我们做一些推广,完了之后呢我也让自己的生活和身体变得更好一些,演更好的角色,就是你要找一个出处,出处来自于你给自己这笔钱花到什么地方有一个好的理由,你找到一个好的理由,你会觉得好吧我做吧,做的不愉快那就别做了。

  凤凰网文化:你现在有很多角色你刚才说了有演员,有儿子,然后还有现在心目当中也有做公益的大男孩,可以这样去形容,然后你现在还是一个父亲的角色。你觉得这几个角色当中,实际上有一天你的孩子也会长大,也会到一个和你一样你三十岁,你的而立之年的一个很成熟的成年人,你希望在那个时候他在看他自己父亲的时候,他会评价什么?

  陈坤:我完全不担心这个事情,他爱怎么评价怎么评价,因为我的责任是把他养大,并且把我认可的道德规范跟他分享,他愿意不愿意学是我强迫不了的。其实我的成长就来自于我母亲小时候教我的东西,我愿意学了它就变成我身体里面的营养和养分了,我也会使用它,但是强迫的东西有可能是很好的,但是我没学进去,有可能我现在还得主动再学一次,一切都来自于教育也好或者是什么也好,都来自于一个疏导的方式,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和自己的人生。

  他是我的儿子,还有很多孤儿院的小朋友,有可能也会像我的儿子这样长大,他们不需要来评判我,他们应该看到他们怎么超越我。我希望每一代人是超越上一代人存在的,为什么呢?不是说否定他们的存在,不是,是要一个社会真正的进步,一定是更好的体现的。比如说我希望我的儿子一定,就是哎兄弟你要强大一点啊,你跑个马拉松你要拿第一名,你可以拿第一名,但是如果你明摆的可以拿第一名,你因为你心里的力量不够强大你没拿到第一名,那你要自己找你的问题啊。那么同样不应该你拿第一名的时候,你非要拿第一名,这个东西不是你的你要想一想,那你应该怎么面对,我就把每一个课题都变成心里的诱导方式跟他分享,我希望他是这么成长的,并且我鼓励他说,我都能做得到你当然也能做得到。

  陈坤:最骄傲的是他其实体育非常好,最近的一次是他有一天回来拿一个奖状说,马拉松我跑了第一名,我说什么?第一名不错。其实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我还是鼓励他不错,他说其实我跑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我跑不动了,但是我想起来你跟我说,我要相信我自己我一定能做得到,我相信了我自己果然我得了第一名,那个瞬间我特别为他骄傲,我把他抱起来说,太牛逼了,因为这个精神一定能超越我。就是我希望一个男生成长的过程里面,首先自己不能骄傲,但是也不能否定自己要自信。

  第二个事情是大学生嘛,跟我一起去拓展的时候,我们去黑龙潭走到上面再走下来,就是看体能的时候,大学生跟我一起还走了三个小时呢,第二个星期我就把我儿子带着一起去。我妈包括我弟弟他们都觉得何必呢,才9岁,你何必搞的这么严肃,好像拓展一样,我就跟他穿得特别登山的样子,走,跟我去走一次,跟我走,走到一半时就哭了嚷嚷,我累了什么的。根本不理他,我根本不理他,在这个时候需要你自己调整,跟我没有关系,就好象你在人生道路上出现了一段时间你非常沮丧的时候谁来帮你?你自己解决,去解决你要解决的事情。他看了我没反应也就不哭不闹了,完了以后就走,走完了再下来,两个小时十分钟,我非常的骄傲。当然我希望我儿子成人的时候,我一定不要给予他太多的其他的表达,我不应该给他更多的其他的表达,我就告诉他你要坚强你的内心。

相关产品: